佛拦水

古风小说取名秘诀其一

東醉散人:

散人来解救起名废们。 


很多人应该都听说过这么一句话:“男楚辞,女诗经;文论语,武周易。”是指取名可以参考的经典。


听散人一句话,别参考这四部。




翻诗经翻到吐,取出来个名字很可能仍是俗,还重度撞名。毕竟文章千千万,用得多了,也就用烂了。


自己取名,又怕取不好是么?


什么苏紫雪、水秋寒、萧逸飞……看得毛骨悚然,还不如老老实实王爱国、齐昂强。


实在不会自己取名的,又想取得文雅、古意、不俗的名、字、号,来听听这一招,包学包会,简单粗暴。想当年(作老气横秋状),散人也曾经这样取了许多名。




方法就是:


看一首诗其中两句,取上句首字、下句末字,结合成一个名字。




听着不容易?来来来,随意翻开杜甫、李商隐:




杜甫:



闻道花门破,和亲事却非。【闻非】


名园依绿水,野竹上青霄。【名霄】


苑外江头坐不归,水精春殿转霏微。【苑微】


浅把涓涓酒,深凭送此生。【浅生】


岭猿霜外宿,江鸟夜深飞。【岭飞】


岁暮阴阳催短景,天涯霜雪霁寒宵。【岁宵】


剑外忽传收蓟北,初闻涕泪满衣裳。【剑裳】





李商隐:



云母屏风烛影深,长河渐落晓星沉。【云沉】


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。【君池】


元和天子神武姿,彼何人哉轩与曦。【元曦】


客去波平槛,蝉休露满枝。【客枝】


宣室求贤访逐臣,贾生才调更无伦。【宣伦】


旭日开晴色,寒空失素尘。【旭尘】





强力推荐李商隐,几乎每一首诗都可以用!李杜王白随手一翻,全都可以是个好名字,几乎所有唐诗,以及唐代之后的诗都不乏好使的诗句:





李白:明月不归沉碧海,白云愁色满苍梧。【明梧】


白居易:九月西风兴,月冷露华凝。【九凝】


唐寅:梅子坠花茭孕笋,江南山郭朝晖静。【梅静】


倪瓒:靡靡风还落,菲菲夜未央。【靡央】





除了李贺。


目前只发现这一招对长吉哥哥是真的不好使,不知道为什么……




另外,名家大作自然多,还有一种诗,出乎意料的好使:画谱。


一些古代画谱或者其他图谱会把技法写成诗,比如明代《高松竹谱》里,写雪竹画法的歌诀:





雪竹枝干似雨垂,杆头安叶法难为。【雪为】


左拳按块油单纸,叶叶都从纸上飞。【左飞】





至于词曲,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可能没有诗好使,会少一些、难找一些:



辛弃疾:歌串如珠个个匀,被花勾引笑如颦。【歌颦】


辛弃疾:少年风月、少年歌舞,老去方知堪羡。【少羡】


陈维崧:今年愁似柳丝长,春宵梦断昭阳。【今阳】


刘仙伦:又是一年春事,花信到梧桐。【又桐】


吴文英:越娥青镜洗红埃,山斗秦眉妩。【越妩】


侯真:雪消楼外山,正秦淮、翠溢回澜。【雪澜】



最后这个真的是随手翻开《钦定词谱》看到的。





此外也可以灵活运用,譬如同音字:



李商隐:如何肯到清秋日,已带斜阳又带蝉。【如婵】


杜甫: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和商。【仁商】


李商隐:丹元子何索,在己莫问邻。【丹麟】


纳兰性德:松梢露点沾鹰绁,芦叶溪深没马鞍。【松安】





而且因为格律问题,取的名字平仄会比较和谐、好听。


没错,名字的平仄也是很重要的。(所以请不要跟我提白子画,这个名字我能吐糟三天三夜不带重复。)




取名小绝招一枚,分享给大家啦!



想要!

一起旅行:

旅行神器精选:

旅行神器:手机壳摄像头

非常方便的手机摄影神器,手机壳在手,拍出大片感觉!

这款镜头手机壳采用七巧板的设计,把专业级别的镜头和手机壳融为一体,拍照时,只需要像玩游戏一样轻松拨动方块,挪到手机镜头的位置就可以改变镜头。

不用背着笨重的单反,只需要武装好你的手机就能拍出各种媲美专业相机的美照啦!

暹罗的故事

暹罗喜欢写悲惨的故事。

那种惨绝人寰的,天理难容的故事。

桃子也喜欢悲剧,但在看完她的故事后,就只能叹口气,然后感叹:太惨了,太惨了。

是那种凄凄凉凉的惨。

我许你白马行当恩准归家,许你金银财宝纵享人世繁华,许你生的选择,死的快活。什么?你说你想得到我的心?呵呵,作者变成好人了都不可能。

桃子总说她写的这不好那不好,但她确实被这些故意真真切切的感动过。

嗯……大概是14年的时候吧。

那时她们都还很稚嫩,就像大气中结成的冰晶,晶莹剔透,纤毫不染。

才刚认识时的暹罗性格恶劣,喜欢用尖酸苛刻的语言来达到你不开心我就放心了的目的。

星星不止一次的在桃子面前说忍不了她之类的话,桃子有的时候也会劝星星忍一忍,但更多时候,还是在思考暹罗为什么会这样。

只是纯粹因为好玩吗?她不像。

还是怎么想怎么说,口不择言?不,很多事她会忍。

又或者她的本性其实胆小又自卑,需要靠尖锐的语言来掩饰?

怎么可能……

总之,桃子不懂她,看不透她。暹罗就像冬天早晨的一场大雾,看似是纯白缥缈的,可看久了似乎又有些浑浊。

怎么会觉得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浑浊呢?桃子自己都说不清楚。

后来,她的疑惑被消解,直觉被验证。不过,那都是后来的事了。

而那时的桃子,站在大雾中央,不知自己身处何地,不知从何踏步。眼前的雾气仿佛凝成了实质,可伸手去触碰时却又什么都感受不到。

她写的故事也是这样。

许多人都说看不懂,桃子有时候也看不懂,但她能从故事里看到暹罗的感情。

大概是一种平淡而又不可抗的感情,她似乎执着于把笔下的人物写的洒脱而又孤独,拥有自由而又被什么束缚。

被什么束缚呢?

桃子觉得是命运。

就带着这样的想法,去尝试着看懂她的故事,去试着理解那个叫晓的人物。

可还是半懂不懂。

后来,她又有了个儿子。

那天晚上十分闷热,桃子蹲在自家工厂门口和她通了大概有两个小时的电话,听了个冷色调的故事。故事结束了,桃子就叹了口气,然后说:太惨了,太惨了。

听起来有点像是在敷衍,但桃子就是这么想的。

后来的后来,她写的故事变得有条理,主线清晰,可桃子想起她的文字时,想起的最多的,还是当时那个故事的碎片。

现在桃子已经想要用不同的态度来面对她了,可能是因为这么多年里,多多少少会对她有一点了解,而且,她可能掌握了暹罗一些小小的秘密。

桃子依然不太懂她,不过也没关系,他们的故事,似乎还长着呢。




漫漫长夜

明天就要开学了……明天就要开学了……明天就要开学了……

桃子面容安详的缩在被窝里。

才怪。

元宵已经过去,夜已经很深了,手机里的定时关闭歌曲时间被延后再延后,可桃子依旧睡不着。

并不是名为开学恐惧症的东西在作祟,也不对今天抱有遗憾,就是有些焦虑,有些恐慌。

会考会考出好成绩吗?英语能进步吗?社团活动还要再参加吗?什么时候码文比较合适?今后会顺利吗?

“哎……”她轻轻吐出一口气,把怀里的枕头抱的紧紧的。

不要再想了,睡吧,睡吧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她一如既往的安慰自己。

许嵩的晃晃悠悠飘在房间里。

除此之外……好安静。

桃子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。

“轰!”

一连串什么东西炸开的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夜里。

是烟花。

桃子费力的从温暖的被窝里挣扎出来,打开床边的窗帘和窗户,寻找声音的来源。

一小簇火光埃在一起不断上升,然后弧度优雅的分离,燃烧出瑰丽的颜色,最后分裂成几百几千朵细小的火花。

就这样一簇接着一簇,燃烧,冷却,再有新的一束如此重复。

一直,重复。

穿着四角裤的爸爸抱着仓鼠急吼吼的打开阳台的玻璃门。

这时烟花正好放到末尾,华丽的烟火色染亮了天空。

“你们怎么还不睡啊!”桃子喊了一声。

“仓鼠想看烟花呗!”爸爸也冲桃子喊。

“哦。”桃子歪着脑袋,盯着不停嚷嚷的爸爸和一直傻笑着望着天空的仓鼠,直到他们回到客厅,她才拉紧窗帘,捡起地上的抱枕,回到又变得冰凉的被窝。

以后会变好的。

这次,不是在安慰自己了。

今天小雨,9点的时候并没有转晴。